十部古龙小说,十段最精彩的对白

楚雄水吧2019/4/27 23:05:00点击:1061发贴:云淡风清来源:手机

十部古龙小说,十段最精彩的对白

1、

上官金虹道:“你本是三代探花,风流翰林,名第高华,天之骄子,又何苦偏偏要到这肮脏江湖中来做浪子?”

李寻欢笑了笑,淡淡道: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2、

王怜花笑道:“你若真是恨我,就该嫁给我。”

朱七七道:“恨你反而嫁给你,你……简直在放屁。”

王怜花大笑道:“只因你根本就只有一个法子对付我,这法子就是嫁给我。你嫁给我后,这一辈子都可折磨我,要我赚钱给你用,要我为你做牛做马,稍不如意,还可向我撒娇发威。你瞧除了嫁给我,你还有什么法子能这样出气。”

——《武林外史》

3、

小鱼儿瞪眼瞧着她,又瞧了半晌,喃喃道:“老天呀,老天呀!你怎么让我遇见这样的女人?”

他嘴里说着话,忽然一个筋斗跳入水里,打着自己的头道:“完蛋了,完蛋了,我简直完蛋了,一个男人若遇见如此自作多情的女人,他只有剃光了头做和尚去。”

苏樱笑道:“那么这世上就又要多了个酒肉和尚和一个酒肉尼姑了。”

小鱼儿也不禁怔了怔,道:“酒肉尼姑?”

苏樱道:“你做了和尚,我自然只有去做尼姑。我做了尼姑,自然一定是酒肉尼姑,难道只许有酒肉和尚,就不许有酒肉尼姑么?”

小鱼儿呻吟一声,连头都钻到水里去。

胡药师瞧得几乎笑破肚子,暗道:“这小鱼儿平时说话简直可以将人气死,不想今日也遇着克星了,这位苏姑娘可真是聪明绝顶,早已算准一个女人若想要小鱼儿这样的男人对她服帖,只有用这种以毒攻毒的法子。”

只见小鱼儿头埋在水里,到现在还不肯露出来,他似乎宁可被闷死,也不愿被苏樱气死。

苏樱也不理他,却问胡药师道:“你现在总该已看出来,他是喜欢我的吧!”

胡药师只有含含糊糊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苏樱笑道:“你想,他若不喜欢我,又怎么会将头藏在我的洗脚水里,也不嫌臭呢?”

话未说完,小鱼儿已一根箭似的从水里蹿了出来。

——《绝代双骄》

4、

那就是说,这两个小孩的剑术,都可以列入天下前五十名高手之林。

现在他们只不过才十一二岁。

萧东楼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只可惜他们永远也不会成为天下第一高手。”

司空晓风道:“为什么?”

萧东楼道:“因为他们太聪明。”

司空晓风道:“聪明有什么不好?”

萧东楼道:“要做天下第一高手,除了剑法胜人外,还得要有博大的胸襟和一种百折不回的勇气与决心,那一定要从无数惨痛经验中才能得来。”

他苦笑着道:“太聪明的人总是禁不住这种折磨的,一定会想法子去避免,而且总是能够避得过去。”

司空晓风道:“没有真正经过折磨的,永远不能成大器。”

萧东楼道:“绝对不能。”

——《白玉老虎》

5、

陆小凤叹了口气,在石阶上坐下来,喃喃道:“一个男人若是能活六十年,至少有十年光阴是白白浪费了的。”

二娘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浪费了的?”

陆小凤道:“这十年中,起码有五年是在等女人换衣服。”

二娘道:“还有五年呢?”

陆小凤道:“你一定要听?”

二娘道:“你不敢说?”

陆小凤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你一定要听,我就说,还有五年,是在等女人脱衣服。”

——《陆小凤传奇》

6、

他微笑着道:“因为我本就是在那个小城中生长的,我过的日子就一直很平凡。”

龙五道:“现在呢?”

柳长街道:“现在我也只不过是那小城中的一个捕快而已。”

龙五怔住。

“像你这种人,只不过是个小城中的捕快?”

柳长街点点头,道:“你们都查不出我的来历,只因为你们都想不到我会是个捕快。”

龙五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我的确想不到。”

柳长街道:“你们遇上我,也只不过因为上面凑巧要调我来办这件案子而已,否则你们只怕也一样永远都不会知道世上有我这样一个人的。”

龙五道: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

柳长街道:“你不信?”

龙五道:“我相信,但我却还有一点想不通。”

柳长街道:“哪一点?”

龙五道:“像你这么样一个人,怎么会去做捕快的?”

柳长街道:“我做的一向都是我想做的事。”

龙五道:“你本来就想做捕快?”

柳长街点点头。

龙五苦笑道:“有的人想做英雄豪杰,有的人想要高官厚禄,有的人求名,有的人求利,这些人我全都见过。”

柳长街道:“但你却从来也没有见过有人想做捕快?”

龙五承认:“像你这样的人的确不多。”

柳长街道:“但世上的英雄豪杰却已太多了,也应该有几个像我这样的人,出来做做别人不想做,也不肯做的事了。”

他微笑着,笑容忽然变得很愉快:“不管怎么样,捕快也是人做的。一个人活在世上,做的事若真是他想做的,他岂非就应该很满足?”

——《七杀手》

7、

“我知道钩是种武器,在十八般兵器中名列第七,离别钩呢?”

“离别钩也是种武器,也是钩。”

“既然是钩,为什要叫作离别?”

“因为这柄钩,无论钩住什么都会造成离别。如果它钩住你的手,你的手就要和腕离别;如果它钩住你的脚,你的脚就要和腿离别。”

“如果它钩住我的咽喉,我就要和这个世界离别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为什么要用如此残酷的武器?”

“因为我不愿被人强迫跟我所爱的人离别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“你真的明白?”

“你用离别钩,只不过是为了要相聚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——《七种武器• 离别钩》

8、

谢晓峰道:“有句话你千万不可忘记。”

铁开诚道:“什么话。”

谢晓峰道:“只要你一旦做了江湖人,就永远是江湖人。”

铁开诚道:“我也有句话。”

谢晓峰道:“什么话?”

铁开诚道:“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,就永远是谢晓峰。”

他微笑,慢慢的接着道:“就算你已不再握剑,也还是谢晓峰。”

——《三少爷的剑》

9、

风四娘笑骂道:“小鬼,少来拍老娘的马屁,我整整比称大五年四个月零三天,你本该乖乖地喊我一声大姐才是。”

萧十一郎苦笑道:“大姐,你记得当真清楚得很。”

风四娘道:“小老弟,还不快替大姐倒杯酒。”

莆十一郎道:“是是是,倒酒!倒酒。”

风四娘看着他倒完了酒,才笑着道:“哎——这才是我的乖小弟。”

她虽然在笑,但目中却忍不住露出凄凉伤感之色,连眼泪都仿佛要流出来了,仰首将杯中酒饮尽,才缓缓道:“那柄‘割鹿刀’已在入关的道上了。”

——《萧十一郎》

10、

燕七道:“你只对我生气?”

郭大路叹道:“那也只因为我对你特别好。”

燕七眨眨眼,忽然笑道:“有多好?”

郭大路沉吟着,道:“究竟有多好,连我也说不出来。”

燕七道:“说不出来就是假的。”

郭大路道:“但我却可以打个比喻。”

燕七道:“什么比喻?”

郭大路道:“为了王老大,我会将所有的衣服都当光,只穿着条底裤回来。”

他笑笑,接着道:“但为了你,我可以将这条底裤都拿去当了。”

——《欢乐英雄》

条评论
大图浏览

扫描该二维码

在手机上打开该页